SM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會員

本站僅為廣大sm愛好者提供一個交流平臺,并不對社區會員所發布言論負責,請廣大會員發布信息遵守你所在地區的法規制度。為了社區的和諧,本站僅可發布著衣kb類內容,嚴禁談論政治,請廣大會員發布信息遵守板塊規定,發布任何露點內容和廣告的直接刪除賬號,切記。

尋覓
尋覓
繩藝
繩藝
調教
調教
交流
交流
查看: 1398|回復: 4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藍天航空公司的yin-dang空姐》6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5-9-16 07:49:42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馬上注冊成為會員,將看到更多精彩內容!!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注冊會員

x
本帖最后由 zkzkzk0127 于 2015-9-16 09:51 編輯

10

    [內兄小說網提醒你,看久了書洗洗眼睛在看,放心內兄跑不了,收藏它就行了!]

    王靜和宋明走進一家他們常去的餐廳。(.axqy.)王靜穿了一套很有現代氣息的衣裝,黑色的女式西裝上衣沒系扣子,純白的立領襯衫包裹著豐滿的**,隱約可以看到乳罩的輪廓,與上衣同色的高腰直筒女裝褲使她的雙腿更顯修長,腳上特意為宋明穿了灰色透明超薄短si-wa和尖頭的五厘米跟的黑色高跟鞋。

    兩人吃了一會,王靜說要去一下洗手間,宋明趁王靜不在的時候把一粒chun-yao放進了她的飲料里。王靜回來毫不知情的把飲料都喝了下去。

    宋明見時機成熟了便故意把手里的勺子掉在了地上,然后彎腰去撿,他撩開桌布,一把抄起了王靜靠墻的右腳,把她的黑色高跟鞋脫了下去,頓時一種混合著名牌香水的香味和高跟鞋的皮革味以及腳汗的酸臭味的復雜味道飄散開來,宋明心中一蕩,把王靜套著灰色透明超薄短si-wa的臭淫腳拉到了自己的跨間,放在自己的椅子上,左手輕輕的在腳面上揉捏,"王姐,你今天的腳可真臭啊,不過越臭我越喜歡。"好在這里的桌布特別的長,桌子又小,別人是看不到桌子下面的情景的。

    王靜絲毫沒有抗拒,對宋明拋了個媚眼,把臭腳伸到了宋明的褲襠上,用腳趾隔著褲子在宋明正硬起來的**上輕輕的擠壓著。"姐為了你連腳都沒洗,看姐涂的指甲油好看不?"

    宋明揭開桌布看著王靜穿著灰色透明超薄短si-wa、涂著大紅色指甲油的腳趾在自己的襠部活動著,**立即開始勃起。"姐,我受不了了,安慰一下它吧。"宋明把右手也伸到了桌布下,拉開自己褲子的拉鏈兒,把**掏了出來,用**在王靜的腳心上頂蹭,一股熱氣透過si-wa從王靜的腳心傳到腦頂兒,使她幾乎要虛脫了,王靜脫下另一只鞋,把宋明的**夾在兩只腳中間,開始上下的套動,

    "姐,光著腳來弄吧。"宋明脫掉王靜的灰色透明超薄短si-wa揣到了自己的兜里,然后用手抓住王靜的臭淫腳,把黑紅赤熱的**夾在王靜兩只冰涼白嫩的腳掌中間,感受她柔軟腳底的溫度,"姐,跟我**吧,我要你。"

    王靜喝下的chun-yao上了藥勁,她只覺自己的bi眼正在急速的分泌著**,自己已經幾乎無法再控制身體產生的原始召喚,王靜把宋明的**用腳趾之間的小窩里不停的捻,然后試圖把它夾在腳趾中間。

    王靜的腳趾很長,所以很輕松的就做到了這一點。但可能由于平時總穿尖頭高跟鞋的原因,她的腳趾縫隙很窄,所以她只能大腳趾盡量往下繃,其它腳趾盡量上翹,然后不停的套動宋明的**,有時甚至不得不稍微側一下身。

    王靜春情大發,嫩臉潮紅,吃下的chun-yao使她奶頭突起,bi眼發癢,不斷的夾緊大腿隔著褲子在浪bi處慢慢的磨擦,恨不得有一根大**cha-jin浪bi一陣猛干,一股股的**止不住的從小嫩bi縫冒了出來,很快就把褲子浸透了,漸漸的在褲子外面出現了一小圈水跡。

    隨著**的攀升,王靜用腳趾tao-long**的動作越來越快,也越來越用力,宋明感覺自己的**快要被王靜柔嫩的腳趾踩斷似的,精關一松再也忍耐不住了,jing-ye磅礴而出,粘稠的液體全部噴在王靜漂亮的臭淫腳上了,甚至有一些射到了王靜的褲子上。

    宋明趕緊拿出面巾紙將射在王靜腳上褲子上的jing-ye擦掉,給王靜的腳上重新穿上灰色透明超薄短si-wa,結了帳扶著春情大發的王靜上了汽車。

    宋明邊開車邊看了一眼王靜,她的雙腿蜷在座椅上,本就有提臀作用的黑色高腰女裝褲,現在更是把她臀腿間的曲線暴露無余,雙股間的溝壑仿佛深不見底一般。勃起的**使宋明無法再忍耐,他就把車駛入了附路,接著就開進了路邊一片看似人跡罕至的小樹林里停了下來。

    王靜呼吸急促的看著宋明,滿是騷媚的神態,宋明看了王靜春情四溢的樣子,右手不自覺的蓋在了王靜的翹臀上,開始揉捏她肥大的屁股蛋。摸到內褲的邊緣,能察覺出是一條高腰比基尼式的。宋明用兩根手指壓入王靜的臀溝里上下搓弄,再挪到bi縫的部位,指腹一用力,連同長褲和內褲一起按入飽滿的浪bi中。

    吃了chun-yao的王靜被藥性催起了本能的反應,隨著布料在bi縫處的磨擦,一股股的**冒了出來,很快就把褲子再次浸透了。宋明抽回手指聞了聞,已然勃起的**更是漲大,在褲子里憋的好難受。"放你出來透透氣。"宋明把它掏了出來,直直的立在王靜的鼻尖前。王靜火熱的呼吸噴在上面,弄的它一抖一抖的。

    宋明用左手把**從褲子里掏了出來,右手將王靜的純白的緊身立領襯衫從褲子中揪了出來,緊接著手就從下擺處伸了進去,推起乳罩,在王靜一對軟綿綿飛嫩的大**上揉了起來,還不時的掐掐她的奶頭,讓它們硬硬的挺立,快感從被大力抓捏的**傳來,王靜的舌頭不受控制的伸了出去,在面前宋明**的**上輕舔,王靜現在就像一只正在發情的雌獸,跟本沒有廉恥,理性可言,只知道要找適當的雄性歡好,宋明自然就是最好的人選了。

    簡單的舔**跟本不能滿足王靜高漲的**,她用右手握住宋明的**,上下tao-long了幾下,一口含入整個**。摸著堅硬**上暴凸的青筋,王靜簡直不能自控了。她用左手解開自己的褲扣,拉下拉鏈,伸進黑色蕾絲內褲里,手指在自己濕潤的bi縫**上搓揉著。

    王靜品嘗著嘴里的**,仔細的舔著**下的一圈肉棱,又用柔軟的舌背在頂端輕敲幾下,把舌尖抵在張開的尿道口上旋轉著,還一下一下的向下頂,好像要cha-jin馬眼里一樣。

    王靜縮著雙頰,嘴唇箍的緊緊的,**一進一出間,也帶動包皮。有時更是讓宋明的**charu喉嚨里面,用嬌嫩的咽喉磨擦**,嘴里不停的發出"唔唔"聲,雙腿間按揉bi縫的手指拼命活動,以求**能早點到來。"啊…"王靜抬起頭,痛苦的緊閉雙眼,"幫我…啊…快幫姐姐一把…"

    宋明戀戀不舍的放開王靜被揉的發紅的大**,右手探進王靜的黑色蕾絲內褲,兩指"噗"的一聲charu王靜的**里,飛快的進出。"啊……好…啊…姐姐…要泄了啊…""嘿嘿,你爽了也別忘了我啊。"宋明說著將屁股向上一抬,用**在王靜的下巴上一撞。王靜馬上低下頭,又為他**起來。

    "快,再快點,王姐…我…我yao-she-le…""唔唔"王靜瘋狂的吞吐著**,一只手猛的抓住宋明的手腕,不讓他再動,**不停的收縮,大量的**從浪bi里頭噴出。

    就在王靜到達**,chao-chui的一瞬間,宋明死死的按住王靜的頭,粗大的**整根charu了王靜的嘴里。一股股的jing-ye間歇性的爆發出來,直接沖入了王靜的食道,雖然量很大,卻是一滴也沒浪費。直到**徹底的軟了下來,宋明才把王靜扶起來坐好。

    王靜靠在椅背上,舔舔嘴唇,大喘著氣,"剛才射了一回,怎么還這么多啊。"宋明"嘿嘿"一笑,拿起了一粒chun-yao自己吃下,然后把王靜也拉下了車,緊接著又把她塞進了后座。

    宋明讓王靜趴在后座上。他坐到王靜身后,伸出一只手,撫摸著那一瓣因為向后撅,而被女裝褲裹的緊緊的屁股,五根手指稍稍加力,就陷入了柔軟的臀肉里,再漂亮的女人,如果臀部上沒肉,玩兒起來也不會太有感覺的。

    宋明的另一只手也不閑著,伸出兩根手指,頂住了王靜的兩片大**,快速的揉搓,"咕嘰、咕嘰"的水聲隨即響起,"好家伙,都濕成這樣了,你是漏了還是怎么招?褲子全透了,難不難受啊?我幫你脫了吧?"

    "快脫…快脫啊…"王靜早就忍不住了,有節奏的用屁股在空中畫著小圓圈兒。"好一個騷浪的dang-fu啊。"宋明在心里感嘆了一句,雙手charu了王靜內褲的褲腰里,猛的向下一拉,就將內褲連同女裝褲一起扒到了她的腿彎下,這才看清,泉涌般的**兒已經在雪白的大腿上形成了兩道清澈的溪流,從王靜下體散發出濃郁的性味兒,那種味道是和年輕姑娘的芳香截然不同的,是完全熟透了的女子特有的、用來吸引異性的氣味兒。

    宋明被那種氣味兒深深的吸引了,他一邊用力的吸著氣,一邊伸長了舌頭,從王靜的一條大腿內側開始舔舐,經過深紅色的浪bi和pi-yan,再到另一條大腿的內側。王靜不斷用屁股向后拱著他的頭,"快…快…不要…啊…不要再舔了…啊…快插…cha-jin來啊…我要…"宋明也知道她急,chun-yao的藥性發揮了作用,短短的幾分鐘,自己的**也經重新恢復到了臨戰狀態,那就沒必要再拖延下去了。

    宋明扒掉了王靜的高跟鞋,把她的si-wa給脫了下來,看著王靜涂著大紅色指甲油的嫩白腳趾,鼻孔里聞到來自王靜腳上的腳臭味,宋明真是淫性勃發,他將王靜的兩雙si-wa像帶避孕套似的套在了自己的**上,然后把高跟鞋又給王靜穿上。

    宋明弓著身站了起來,火熱的**感受著滿含王靜腳臭味的柔軟si-wa的質感,他的雙手cha-jin了王靜的上衣里,用力的捏住了那兩團如同棉絮般柔軟的肥嫩的大**,**的**對準王靜**的浪bi向前一送,"噗哧"一聲,盡根沒入。

    "啊…太漲了…"王靜滿足的大叫了一聲,套在**上的si-wa增加了**與王靜浪bi的摩擦感,宋明一動不動的感受王靜**本能的收縮,王靜騷媚的催促道"動…動一動……嗯…你倒是…倒是干我啊…"

    "那我就來了。"宋明開始迅速的**起來,宋明的腰腹力量很足,就算**只向后退出一點點,撞擊bi心的力量也毫不減弱,"吱吱"、"噗哧"、"咕嘰",各種yin-dang的聲音還是從兩人交和的性器間不斷發出。

    "唔…嗯…嗯…"王靜咬著自己的一根手指,拼命的忍著不發出聲音,宋明干bi的速度超出了王靜的想象,王靜嬌嫩的bi心簡直快被撞爛了,**里的bi肉都來不及細細的品味被套著si-wa的**磨擦的快感,就已經接近于麻痹了。

    宋明揉捏王靜大**的雙手又加了兩分力,王靜放開口中的手指,張開了小嘴兒,一連串兒的yin-sheng-lang-yu就此而出,"哥…啊…用力…用力干啊…我的乳…大**要被你…啊…捏爆了…啊…啊…浪bi…浪bi要…啊…要壞掉了…爽…爽死了…"她一旦叫出來了,就再也停不住了,從她聲嘶力竭的喊聲中,旁人是很難猜出她其實是在享受。

    宋明的小腹撞擊王靜豐滿屁股的"啪啪"聲更加的緊密了,王靜用手死命的抓著后座,高跟鞋里的涂著大紅色指甲油的嫩白腳趾也用力的擰著,宋明的**在王靜的浪bi里猛干了一百多下,精關一松,**狂抖,直接在王靜的浪bi里噴出了大量黏濁濃稠的jing-ye。

    宋明把**從王靜的浪bi里拔了出來,套在**上的si-wa已經被精子和**浸的**的了,王靜趴在后座上喘息著,下體的浪bi洞口大開,從bi眼里流出了好多精子和**的混合液體。

    二人休息了一會,宋明把王靜扶起來坐好。王靜靠在椅背上,自己穿上褲子,大喘著氣,"臭男人,你想玩死你姐姐啊,怎么想的把si-wa也給弄進來了。"說著騷浪的沖宋明拋了個媚眼,"不過還真是挺舒服的。"宋明笑笑說,"還沒完呢,今晚我要好好爽爽你。"

    宋明開車帶著王靜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屋里非常凌亂,床上扔著兩本色情雜志,被褥都在那里堆著,在亂糟糟的被子上還扔著幾雙女人的si-wa還有幾條女人的內褲,上面有著干涸了的水漬。"你又把咱們公司哪個美女給搞了啊。"王靜媚笑著說。"二部的呂艷。"宋明回答。"是那個老**啊,專門老牛吃嫩草,你夠可以的啊。算上我和我師姐,你這是第幾個了。"

    "不管幾個,還是王姐對我最好。"說完宋明抱住王靜站在床前熱吻著。宋明捏著王靜的大屁股,一下一下的,像是要擠出什么似的。王靜離開宋明的唇,一邊在他的脖子上舔著,一邊解開他襯衫的扣子。一路向下,吻著宋明肌肉虬結的身體,紅唇停在了宋明的奶頭上,舔著,吸吮著。誰說男人的奶頭是擺設,宋明爽的仰起頭,深呼吸一下,"呵"的吐出一口氣。

    王靜繼續向下舔著,在宋明的胸腹上流下一道透明的痕跡。嬌美的身子慢慢蹲了下去,拉下宋明的褲子,將已經勃起的**含入嘴里吸吮。左手掌托住兩顆下垂的睪丸,像玩弄健身球一樣的旋轉著,中指伸出,按在宋明的會陰處揉著。右手隔著褲子,搓弄著自己的bi縫。

    王靜實在是太興奮了,她再也等不了了,她要面前的男人現在就來奸淫自己,她要這巨大的**插在自己的身體里,直到自己因超強的快感而哭泣。

    王靜站起來,重重的推在宋明的胸膛上。正在享受美女**的宋明毫無準備,一下倒在身后的床上。"王姐,你勁還挺大的嘛。"宋明淫笑著說。"死男人,剛才在車上你說什么來著?不是你要好好爽爽我,該是姐姐我要好好爽爽你。"

    王靜三兩下脫下自己的長褲,爬上宋明的身子,扶住筆直朝天的**,兩指撐開自己的**,重重的坐了下去,身子慢慢下放,讓剩余的**一點一點的進入還很緊湊的**。"啊!"一陣深深的滿足感隨即從浪bi傳來,宋明扭頭叼住王靜的嘴巴,兩人的舌頭就纏在一起,雙手扶住她的美臀,輕輕的向下壓去。王靜細腰下突然向兩旁闊展的大白腚開始前后左右的搖動,橫流的**涂的宋明一小腹都是,**蹭著嫩嫩的bi心,逐漸讓成熟的女人瘋狂。"啊…好棒…姐美死啊…美死了…快…快…再快點…“王靜兩手伸入上衣里,用力揉捏自己肥白的大**,腦袋左右晃動著,帶動帶著波浪的長發在空中飄舞。

    宋明猛的向上挺動,王靜這才像想起什么一樣,開始用浪bi上下tao-long宋明的**。"來,讓我玩玩你的大**。"宋明伸手撥開王靜的雙手,將隨著身子上下拋動的大**捏住,搓弄兩顆深紅色的奶頭。

    王靜用浪bitao-long**的動作不斷加快,"啊…親弟弟…我…我要泄了…要泄了…救我啊…"宋明趕快捏住她的兩個臀瓣,使勁向兩邊拉,力量大到把王靜緊閉的gang-men都拉開了。女人在到達**前,身體會完全失去力量,要是這時不幫她一把,會對她的心理造成很大傷害。

    宋明向上挺著屁股,直到王靜大叫一聲"泄了啊…"。緊接著,全身顫抖的王靜倒了下來,重重的砸在宋明身上,不住的喘著粗氣。雖說女上男下式比較省力,但對于宋明這種占有欲極強的男人,就顯的過于溫和了。

    宋明一翻身,將還在**余韻中的王靜放倒在床上,把她的身子向左側過來,跨坐在她的左腿上,抬起王靜雪白修長的右腿,把王靜涂著大紅se-se指甲油的腳趾用舌頭舔著。屁股一提,還是**的**一下charu紅腫的bi眼,開始用力的**。

    "啊…啊…啊…"王靜無力的呻吟著。宋明抱住她的右腿舔著細嫩酸臭的性感腳趾,左手伸前,揉著王靜的大**,"王姐,弟弟干的你爽不爽?""爽…啊…太爽了…我從來沒…這么舒服過…啊…"

    聽了身下王靜的**,宋明更是瘋狂的挺動,"姐,弟弟的**大不大,粗不粗?""粗…好粗啊…大**弟弟…啊…啊…啊…我又要來了…又要泄了啊…"王靜無意識的亂喊著。

    宋明又拼命猛干了幾十下,在王靜**泄身后,拔出快要射精的**,charu王靜的嘴里,將jing-ye射了進去。雖然王靜盡力的吞咽著,但還是有一些順著她的嘴角流了出來。有了三次**的王靜就這么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最新文字站 傲雪情緣小說網  .axqy.]

    [最新無限制  美味家小說網  .meiweijia.]

11

    [內兄小說網提醒你,看久了書洗洗眼睛在看,放心內兄跑不了,收藏它就行了!]

    和宋明瘋狂**后,王靜飛了一趟上海,回北京后在家休了兩天,她老公李巖又去海南打工了兩人正好錯開了見面的時間,好幾天沒**對王靜這種dang-fu來說真是一件痛苦的事,這不**了一晚上下午六點多王靜穿的騷了吧唧的才到部里查航班了,她上身穿著緊身勒胸的白襯衣,胸前漲鼓鼓的兩個大**像是要把襯衣撐裂似的高聳著,下身穿了一條超短的前系扣兒長窄黑皮裙,修長雪白的雙腿穿著黑色的連褲網襪,秀美的腳上穿著一雙磨砂紫色細高跟的露趾涼拖,嬌嫩的腳趾上涂著發著亮光的紫色指甲油,五趾細嫩修長,大腳趾微微上翹。(.meiweijia.)整個人看上去,王靜是三分的端莊賢淑,七分的性感迷人。

    王靜來到部里,值班的新乘們都走光了,王靜查完航班都快七點了,覺得有點尿急,就往一樓的女衛生間跑去,可是門是鎖著的。這可怎么辦啊,就快憋不住了,突然想起二樓的男衛生間這會應該沒人,便小跑著上去,還好門是開者的,王靜飛快的沖進一個廁間關好門,迅速的把短裙最下面的幾顆扣子解開,轉過身,拉下了黑色的連褲網襪和紫色的蕾絲內褲,將裙子卷到腰上,蹲了下去。立刻一陣水流激射便池的聲音從廁所里傳了出來。等尿完后王靜從自己的小皮包里抽出了幾張紙巾,按在潮濕的bi縫上,輕輕的揉擦。

    王靜提上黑色的連褲網襪和紫色的蕾絲內褲,整理好裙子,出了廁間,經過二部房外時,卻聽得門後傳來幾聲異聲。王靜怔了一怔,心道,"這不是呂艷的辦公室嗎,是怎麼了?"當下凝神靜聽,一聲聲嬌柔的女人嬌喘傳進耳中。王靜心中怦地一跳,好奇心起,偷偷往門縫間一望。

    這一偷瞧,只把王靜看得面紅心跳的,只見四十多歲的乘務長呂艷穿著空姐制服仰躺在沙發椅上,衣服扣子己全被解開,大紅色的胸罩翻起,剛進公司的小男乘朱祥的雙手正玩摸著呂艷柔嫩又有彈性的**,原本凹陷著大奶頭,埋沒在紅潤的乳暈里,現卻被朱祥低頭用牙齒拉咬出來吸舔,慢慢使它勃硬,又把嘴唇壓在呂艷的**上,仔細的舔著每一個部位,左手還不停的撫弄著呂艷另一個肥肥的大**。

    朱祥隨后又用另一只手掀起了呂艷制服的裙子,將她的黑色si-wa拉下到膝蓋那里,再伸手揪著她的黃色蕾絲內褲的底端,向旁邊扯拉到**跟大腿間的凹縫內,將呂艷穿著制服高跟鞋的雙腿抬起,扛在肩上,再握著他那漲紅發紫的大**,把**對準呂艷**泛濫的深紅se-bi縫上,頂住她的**用力一擠,"噗哧"一下就cha-jin呂艷**溫軟的浪bi里。

    "啊……啊啊啊!"呂艷一下下如癡如醉的**著,好像每一次都被朱祥抽干到浪bi心一樣,一臉死去活來的樣子,她的大白腚也配合著**的頻率,上下不停的挺動著。朱祥加快插弄,只見大**不但每一次把呂艷的**一起向外拉翻出來,那根通紅的**上還開始沾滲著點點水漬,終于,連成一道細小的水流,從被弄的發紅的浪bi里,一路向著她的屁股縫流去,轉眼間,**就把沙發椅墊沾濕了一大片。

    王靜看得有點臉熱性起了,**中開始興起一股麻癢難耐的感覺,她輕輕地用手指隔著ku-wa和內褲撫摩著自己的嫩bi,摸了幾下**便汨汨流出。當手指隔著內褲劃過**,指尖碰觸到yin-he時,王靜不由起了一陣顫抖,**流得更多了,手的動作越來越快,指尖已輕壓著yin-he在打轉,紫色的蕾絲內褲已經被**流濕了一大圈。

    朱祥現在開始非常大力的撫摸搓揉著呂艷的大**,一條條紅色的手印顯現在她對那白白嫩嫩的**上,粉紅的奶頭現在漲立著有如兩顆小葡萄,隨著整個身體被撞動,而在乳浪中上下波蕩著,呂艷的表現跟平常判若二人,只聽到她提高了音量更加放蕩的**著。

    朱祥像是受到呂艷高聲yin-jiao起來的鼓勵,把**緊緊的頂進呂艷的**,用手抓住呂艷的腳,把她雙腿并攏提高,扒掉她的si-wa和高根鞋,用鼻子聞了聞呂艷腳心的汗臭味,便開始用嘴含咬著呂艷涂著深藍色指甲油的腳趾頭,開始吸舔著她那柔若無骨的臭淫腳。

    呂艷一向很注意保養自己的腳,有著白嫩的腳背,粉紅色的腳底板,一根根修剪整齊滑嫩的腳趾頭,涂著深藍色指甲油的腳指甲反射出有如珍珠般的光彩。

    王靜呼吸急促起來,她感到自己的**壁逐漸開始蠕動,空虛的感覺越來越強,撫摩嫩bi的手指更加快速的動著,即使在隔著內褲,王靜仍可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四溢。只見朱祥瘋狂的吸舔著呂艷那發酸、臭烘烘的一雙淫腳、腳趾縫,還不停的用手搓揉著呂艷的腳趾頭,緊接著看見朱祥把呂艷雙腳提高臀部后的肌肉開始一陣猛頂。

    "我好舒服……我要你……我要你……cha-wo……快!快!!喔……喔……要來了……"呂艷被強壯的朱祥干得欲死欲死,呻吟聲就好像哭泣一般,忘形地**,屁股拼命地開始向后迎送。

    朱祥也快yao-she-le,他又狠狠地搗送了二十幾下之后,猛然將大**從呂艷的浪bi里抽出,抓住呂艷涂著深藍色指甲油的臭淫腳夾住自己的**,一邊呻吟一邊急劇地用呂艷的雙腳jiao-jiao,不一會,大量的jing-ye便噴射在呂艷白嫩的臭腳上。幾道白濁的jing-ye慢慢地在呂艷白嫩的臭腳上流著。

    王靜眼睛里充滿了迷離的神色,雖然手指的動作已到極限,可是浪bi卻愈來愈火熱,塵封的YINGYU像決堤的洪水,已勢無可擋,她見呂艷二人已經搞完,剛要轉身洗手,一個身影一下閃了進來,把她壓在墻上,捂住了她的嘴,一只手一下伸進了王靜的裙子里,撥開內褲就一下伸進了王靜嬌嫩的浪bi,在王靜微微濕潤的**中間摸弄著。

    這是王靜已經看見了這個人是誰,竟然是老公李巖的同事,那天去過她家的牛凱,此時牛凱一臉淫笑,從兜里掏出幾張照片,上面全是王靜與公司男同事**時的照片。

    牛凱把王靜架到樓道盡頭的女廁所里,"你想怎么樣?"王靜幾乎是呻吟著說的這句話。

    牛凱的手下流的放到了王靜的胸部,隔著襯衫玩弄著王靜的大**,"王姐,你說我想怎么樣,咱倆也湊一對,你就當可憐可憐我,讓我搞一次吧"

    牛凱蹲在了王靜的身邊,"只要你答應我的要求,我就不跟李哥說這事。你跟那么多男人做過了也不差我一個吧,好嗎王姐。"他邊說邊伸出左手,在王靜被裙子繃的圓滾之極的屁股上se-se的撫摸了起來,還扭過頭,在王靜麗色照人的臉蛋兒上舔了兩下兒,且不不斷的向她的小嘴兒移動。右手就捏住了王靜的臉頰,舌頭猛的cha-jin她被迫張開的檀口,拼命的攪動了起來。

    "唔唔…"王靜雙手推住了牛凱的肩膀,身體扭動著,上早已點燃的火種漫延開來,**大量流出,**肉壁蠕動起來,bi心也一張一縮作好了交合的準備,雖然王靜自己本身的**就很強又有把柄在人家手上,明顯是沒有特別強有力的理由拒絕牛凱,但還是覺得在公司辦公樓的廁所里**很不妥。可她被抱得很緊,加上牛凱那條要命的舌頭不斷挑逗著她,美人的掙扎漸漸變得無力,兩手也改為扶在男人的后腦上,螓首微晃,自覺的磨擦起他的雙唇。

    牛凱發現王靜已經在配合自己了,右手便放開了她的臉頰,順著她身體的線條兒慢慢下移,隔著緊身勒胸的白襯衣,用虎口卡住她豐滿大**的下緣,用力推擠,然后再將手掌按在王靜平平的小腹上,輕輕的揉撫,最后來到她的小腹下,解開了超短的前系扣兒長窄黑皮裙中間偏上的兩顆扣子,手掌從開口兒處伸了進去。

    "啊…"王靜皺起了眉頭,墊起穿著黑色連褲網襪涂著發著亮光的紫色指甲油踩著磨砂紫色細高跟的露趾涼拖的臭淫腳尖兒,身子向上一挺,紅唇脫離了男人的嘴巴,螓首后仰,她知道自己的下身已經落入了"敵手"。牛凱把火熱的呼吸噴到王靜白皙的脖子上,大口大口的舔舐她的雪膚,右手的兩根手指按在了她的bi縫上,就算是隔著一層光滑的無縫內褲,仍舊能感受到那里所散發出的熱量。

    "牛凱,別…別這樣,嗯…牛凱,這里不…不合適的…""王姐,我要你,現在就要…"牛凱撕爛網襪,撥開了王靜的紫色蕾絲內褲內褲,剛剛碰到濃密的陰毛,火燙的rou-chun就像有靈性般的向兩邊自動分開了,中間的小肉孔產生了強大的吸力,牛凱抵擋不住那種誘惑,顧不得慢慢的玩弄了,一下兒就把手指charu了美人的bi縫內進行攪動。

    "……嗯……嗯……嗯…"王靜為了防止自己叫出聲,急忙用男人的嘴唇堵住了自己的櫻口,她知道現在的地點不合適,可越是不合適,她得到的快感就越強。牛凱的手指與王靜的**內的bi肉絞在一起,又有**的滋潤,小幅的活動就會產生“咕嘰咕嘰”的水聲何況牛凱的大力攪動。"啊……好舒服,……啊…快……不要再摳了,嗯……嗯……不要再摳了……"王靜想把顫抖的雙腿夾緊,但卻不能保持住,變成了用**里彈性十足的肌肉主動夾放侵入體內的手指。

    追求變態的快感一向是牛凱的作風,他把手指輕輕的抽了出來,放進自己嘴里,把上面沾著的透明粘液吮掉,"騷姐姐,把腿分開一點兒,聽話,快點。""啊……啊……不行啊……"王靜的雙腿有點兒不聽使喚,用手扶住了男人的肩膀,才勉勉強強的把兩只并在一起的高跟涼拖鞋分開了十幾厘米。

    牛凱的雙手將王靜的襯衫和胸罩解開,他緩緩的蹲了下去,兩手也跟著撫遍了那誘人的曲線。王靜的一部分視線被自己高聳的胸脯兒擋住了,看不到男人臉上的表情,但卻能想象的到那充滿**的眼神,"牛凱…你…你要怎么樣…怎么樣啊?"牛凱把雙膝cha-jin女人的腿間,向兩側一分,擴大了它們的距離,兩手伸進她的裙子里,撫摸起王靜網襪包裹的修長大腿。

    "啊…不要…別…"被挑起**的王靜嬌聲求饒著,伸出舌頭舔著自己發干的嘴唇兒,她一手摟住了自己的腰身,另一手則在自己的大**上揉捏。不用女人說,牛凱也不會只滿足于撫摸mei-tui的,他開始邊解裙子上剩余的扣子,邊在網襪mei-tui的內側親吻,當他舔到大腿根處的白肉時,黑色的長裙就只靠最后的兩顆腰扣兒來維持不落了。

    "啊…牛凱…"王靜感到男人正在試圖將自己大腿上的**兒舔舐干凈,但那是不可能的,更多的sao-shui正不斷從自己的浪bi中涌出,她稍稍彎腰,抓住了牛凱的頭發,將他的臉往自己的浪bi處按壓,浪bi里不僅sao-shui直流,還微微蠕動,已經無法抑制沖動了。

    牛凱捏住了王靜軟乎乎的肥白屁股蛋兒,大嘴一張,就和**接上了吻,王靜滑嫩的下體總給他一種入口即化的感覺,所以他也就服侍的格外細心,yin-he頭、yin-he包皮、yin-he懸垂部、yin-he系帶、大**、小**、尿道口、**口和**內壁,他的舌尖兒滑過了每一點,沒有放過任何能鉤起對方**的地方。

    "牛凱…啊…啊…不行…不行了…"王靜的臀肉跟著雙腿一起顫了起來,她彎腰的幅度也加大了,但螓首卻極力的仰著。牛凱舔了一會,伸出三根手指在王靜**的浪bi出撫摩,然后狠狠的插了進去,王靜忍住要喊叫的沖動,閉上雙眼,牛凱三根手指已經深深的charu了王靜優美的浪bi中了。"啊……啊……"一瞬間王靜皺著眉,身體挺直,當手指穿過已經濕潤的黏膜**,進入浪bi里面時,全身隨即流過甘美的快感。

    王靜拚命的咬著嘴唇忍住要宣泄的呻吟,但牛凱手指的抽送速度雖然緩慢,可是只要是來回一趟,浪bi深處的bi肉與手指擠壓摩擦的漲熱感卻令王靜無法控制的發出呻吟聲。此時王靜的下體整個清楚的裸露在牛凱的眼前,毫無遮掩的下體,從叢生的陰毛到裂開的**,整個散發出無可比擬的性感,從被撐開的**的細縫bi眼里正泊泊的流出晶亮的**。

    牛凱把王靜擠到到墻根,把王靜修長雪白的雙腿分開,抓住王靜的右腳,將她穿著黑色的連褲網襪磨砂紫色細高跟的露趾涼拖涂著發著亮光的紫色指甲油秀美的小臭淫腳放在嘴里舔著。

    牛凱的舌頭沿著王靜有著美麗曲線的腿部,由腳踝滑向腳趾,隨著網襪舔弄王靜散發著腳汗酸臭味的腳趾,搔癢的感受刺激了王靜,王靜秀麗的涂著發著亮光紫色指甲油的腳趾不禁彎曲了起來。

    王靜本身就是個喜歡男人吸吮腳趾的dang-fu,這時腳趾被舌頭柔軟的舔弄吸吮,浪bi里更加覺得不能抑制的舒服,牛凱把王靜右腳的愁腳趾一根一根的逐一舔著,從大腳趾到臭淫腳趾,再由臭淫腳趾到大腳趾,來回重復的極盡挑逗之能事,同時三根手指發瘋似的在王靜的浪bi里猛摳猛插。

    "啊不行了……哦……"牛凱手指沾上王靜大量的yin-ye,在王靜的浪bi里摳弄旋轉時發出"咕唧咕唧"的聲音,牛凱加快了手指抽弄的速度,如電流般的快感瞬間通過大腿傳達到了王靜下體,"啊啊…啊啊…啊…求求你饒了我吧…啊…快…"性感的腳趾緊緊的繃緊,在甘美的**快感中王靜開始chao-chui了,從王靜的浪bi里像尿一樣的液體大量的噴出,在廁所的地板上流了一片連牛凱的袖子都給噴濕了。

    "噴出來這么多水!王姐你好騷啊!"牛凱把王靜的右腳放到地上,讓王靜轉身過去,雙手扶在馬桶蓋上,雪白肥嫩的大屁股向后挺起,撩起裙襬,"小弟再用手讓你爽一回!"

    "不!不要了……"王靜的臉色紅到耳根,無力的搖頭。牛凱嘿嘿一笑,將王靜柔軟的**撐開,露出**的嫩bi眼,重新將自己的兩根手指cha-jin了王靜的浪bi。"啊……不要!"王靜發出很痛苦的呻吟,可是charu的手只開始活動時,和臉上的表情正相反的,雪嫩肥白的大屁股不斷的蠕動。王靜發出騷浪的陶醉聲,火熱的嫩bi眼不停的收縮,快速**幾乎要碰到bi心的兩根手指沾上大量的yin-ye,抽動旋轉時發出"咕唧咕唧"的水聲。

    "啊……不行了……要泄了……用**來……"王靜瘋狂的**著。牛凱突然站了起來,舔掉手指上的**,拉開褲子的拉鏈兒,掏出了被褲子禁錮得發疼的**,將王靜拉過來面對自己,緊接著又捏住了王靜的肥臀,向上猛的一提,"來吧,王姐,嘗嘗小弟的**。"

    王靜攬住了男人的脖子,將磨砂紫色細高跟的露趾涼拖踢掉在地上,雙腿盤住了牛凱的腰,又騰出一只手,伸到屁股下面,調整好那根巨棒的角度,身體向下一沉,"啊………進來了…它進來了…好…好大…好美…啊………"王靜現在的樣子美艷之極,皮裙裙的兩扇前擺完全分開,掛在她的屁股后面,雪白的大腿與純黑的網襪形成鮮明的對別,臀腿間的曲線豐滿柔滑,閃爍著耀眼的光芒。

    牛凱緊捏著王靜雪白的大屁股,一邊和她接吻一邊拋動她豐美的身體,用她的濕漉漉的小浪bi套動自己的**,雖然以他的體格兒,這個姿勢一點兒也不算費力,但卻實在是不夠過癮,如果在搞一個成熟美婦的時候,不能看著她圓碩的屁股、不能揉捏她肥嫩的**,那可就太遺憾了。

    "別…別停啊…親哥…別停…"王靜突然感到牛凱不再干弄自己了,剛剛被**舒舒服服的撞了兩下兒的bi心哭著喊著想要繼續,求人不如求己,她的雙腿用力,開始上下左右的扭動自己的臀部,但這種不疼不癢的研磨和被男人強有力的**干的效果比起來,簡直就是隔靴搔癢,"好人…別折磨我快干我…"

    王靜臉上騷浪的神情就是對男人最好的鼓勵,牛凱掐住女人的細腰,將她從身上推了下去。將王靜上裝的扣子全部解開了,雖然沒有了胸罩的襯托,但王靜那對兒雪白肥嫩的大**卻毫不下垂,仍舊驕傲的挺起,"姐轉過身去,讓我從后面干你。"

    王靜轉過身彎下了腰,把雪嫩的屁股高高的撅起,雙手扶住坐便的水箱,兩條腿是彎曲著。牛凱把她的皮裙撩了起來,將王靜的內褲和網襪緩緩的向下拉到她的腿彎處,緊接著就在她的屁股上舔吻了起來,"李巖真是太幸運了,能經常干到你這樣的**,這屁股真他媽的嫩。"

    "嗯嗯……嗯嗯……"王靜搖擺著美臀,"哥…等…等不及了…大**哥哥…快…快進來吧…""真他媽爛貨,我這就讓你爽。"牛凱直起身,貼在王靜背后,牟足了力氣,將大**狠狠的搗入了王靜的浪bi內,王靜柔軟的bi肉將他的性器完全包裹住了,牛凱的**在王靜**里開始玩兒命的**,沒有任何過渡,一上來就毫無保留。

    "啊啊啊啊啊啊……太爽了……啊啊啊……"王靜忘我的yin-jiao著,她太喜歡被男人這樣激烈的奸淫了,"爽…爽…爽死了……爽死了…"牛凱咧嘴一笑,"讓你更爽。"他彎腰壓在了王靜的后背上,雙手從后背伸到王靜胸前,握住王靜那對沒有了胸罩束縛的大**像擠牛奶似的用力的捏揉,四根手指緊捏兩顆小煙囪般的奶頭兒,臀部繼續拼命的聳動。

    王靜叫得更響了,四肢已然麻木,無知覺的支撐著自己的身體,連續不斷的快樂電流沖擊著大腦,體內的每一個細胞都在膨脹、再膨脹,終于全部炸裂了開來,牛凱也在王靜又到了一次**時,在王靜**一陣陣收縮時把一股股滾燙的jing-ye射到了王靜身體里。王靜的浪bi不停的蠕動,一股乳白色的jing-ye從王靜微微腫起的**間流出。




上一篇:追魂鎖
下一篇:《藍天航空公司的yin-dang空姐》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龍椅】
發表于 2015-9-16 10:41:44 | 只看該作者
感謝樓主發帖~~~~~禮貌回復~~~~~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沙發】
發表于 2017-7-12 08:07:56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樓主呀,,,您太有才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板凳】
發表于 2018-10-24 02:35:43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zkzkzk0127沙發???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5#
發表于 2018-11-2 12:55:39 | 只看該作者
傳說中的沙發???哇卡卡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關閉

站長推薦上一條 /3 下一條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sm論壇|sm電影|sm|繩藝|SM論壇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SM論壇】專注于繩藝虐戀BDSM電影,SM小說,SM圖片,SM交友的綜合論壇網站

GMT+8, 2019-2-16 03:57 , Processed in 0.168237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网上五分彩是什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