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會員

本站僅為廣大sm愛好者提供一個交流平臺,并不對社區會員所發布言論負責,請廣大會員發布信息遵守你所在地區的法規制度。為了社區的和諧,本站僅可發布著衣kb類內容,嚴禁談論政治,請廣大會員發布信息遵守板塊規定,發布任何露點內容和廣告的直接刪除賬號,切記。

尋覓
尋覓
繩藝
繩藝
調教
調教
交流
交流
查看: 932|回復: 3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翡翠島17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5-8-14 10:32:47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馬上注冊成為會員,將看到更多精彩內容!!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注冊會員

x
(9鮮幣)笙蓮(四十五)笙蓮哭了

幾個人坐上車,迅速離開了表演場,很快回到了黎朔的住處。

笙蓮因為一直沒什麼機會換衣服,所以身上還是一身暴露色情的兔兔裝,兩只長長絨絨的兔耳朵垂在兩側,顯得沒精打采的。
“進去洗個澡,換身衣服。自己清理一下。”
黎朔把笙蓮送到浴室里去,他倒是還沒忘記笙蓮身體里塞的那些巧克力。可惜這會兒哪里還有閑情逸致玩什麼。

笙蓮也不說話,點了點頭,就走了進去。他這一路上都特別沈默,心事重重的樣子,顯然是對自己未來的不確定,因而情緒十分低落。

黎朔看見他那個模樣,一瞬間,特別想抱抱他,跟他說幾話,就算與承諾無關,至少,他似乎也該安慰他一下。
笙蓮膽子小,心性單純,黎朔知道的。
但是他實在是個理智的人,沒有習慣在一切還沒有確定想好的時候妄下定論。
所以他看著笙蓮走進浴室之後,自己便下樓去和白麒等人商量這件事。

笙蓮隔著玻璃門看黎朔轉身離開,忽然覺得自己其實離他還是很遠。玻璃門就像是只囚籠,把他關在里面,讓他可以看見的一切,其實什麼也不屬於他。
浴缸里的水還沒有注滿,而笙蓮也沒有心情馬上去洗澡。
他懷里抱著一大團浴巾,靠住浴缸,坐在地上。
他很無助。
背後嘩嘩的流水聲,就像他此刻的心情……


“笙蓮的事,你打算怎麼辦?”
黎朔才從樓上下來,榮竟就忍不住開口問了起來,沒辦法,他這個人就喜歡窺探點隱私八卦的事。當然,大家都是朋友,不關心一下也很沒道理的。

黎朔走到窗邊,沈默片刻,開口說:“無論如何,我不能……”

“阿朔,剛剛司空打電話過來,說寧少傷得挺重,現在還在醫院急救。定然無法在這種時候出面來管你的事情。”白麒不等黎朔發言,先把自己的話都一口氣說完“你知道的,只有一個晚上的時間去想解決的辦法。天一亮就來不及了。若按照我的立場來說,當然是希望你把笙蓮還給顧主,破壞島上聲譽的事情,我向來不贊同。不過大家既然朋友一場,我也不想做得太絕,該怎麼辦,你自己拿主意。”

白麒所說的,黎朔何嘗不明白。
若是換做從前,哪怕稍早一點點的時間,或許他也可以就這麼看著笙蓮被帶走,雖然不是太高興,但至少不會像現在這麼……心疼。
所以有些事情,本來就沒有什麼所謂回轉的余地。考慮得再多,結果也還是只有一個。只是該怎麼做,究竟要怎麼去做才更穩妥。
黎朔沈默著,在心理一遍一遍快速的盤算著。
他需要一個稍微好一點計劃。

他看著窗外夜色,開口說:“白麒,我希望你能幫我一個忙。”

……

笙蓮洗完澡、從浴室出來的時候,客廳里只有黎朔一個人在對著筆記電腦敲字,手速飛快。而白麒榮竟則全都已經不在這里。

“站在那干什麼?過來,笙蓮。”
黎朔余光看見他,於是開口,手上的動作卻并未停止。他叫了笙蓮一聲之後,又繼續專注的在網上查閱資料,交代事情,似乎很忙碌。
直到過了好一會兒,他才把電腦本合上,看著那個安靜坐在沙發上等著他的小家夥。
“我有話要跟你說。”

笙蓮乖乖坐在沙發上,深吸了一口氣,乖乖點頭。知道自己躲不過,所以,就像虔誠的信徒在等待他最後的審判那麼鄭重其事。
他沈默的,認真聽著。
……好吧。
是什麼他都可以接受。
這種事情……沒關系的,本來就應該是這樣……
他從來就沒有可以選擇的路。

黎朔也在看著他。
略微考慮了一下,還是決定直說就好,沒有必要廢話太多。所以,他問道:“笙蓮,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
笙蓮看著黎朔,眼里寫滿疑問。
像是還不怎麼明白他話里的意思,又像是根本沒聽清楚他說了些什麼。

黎朔看了他半天,卻沒得到回應,於是嘆氣。
他的笙蓮是不是今天太累了,怎麼看起來呆呆的。
於是只好換了個位置,坐到笙蓮旁邊,把他摟到懷里。耐著性子仔細的再說一遍。
“笙蓮,你也看見了,那個人要來帶你回去。我暫時還沒有什麼別的辦法名正言順的把你留下來。但是時間只有今天一個晚上,必須做好決定。所以,如果你也不愿意跟他走。那麼,我就帶你離開這里。好嗎?”

黎朔很喜歡笙蓮,所以,即便他可以代為決定一切,什麼也不說就帶走他。但他內心里仍然希望,至少這最最重要的一件事,是笙蓮自己想做的決定,自己想要的選擇。

是感情就永遠希望有人回應。誰都不能例外。所以,他想知道笙蓮的意愿。

但是他話才剛剛說完,卻看見笙蓮頰邊不斷的有透明的水珠滴淌下來,一滴一滴,弄濕了衣袖。
他哭了……
這個看上去脆弱可憐,但其實并不怎麼愛哭的孩子。

“你不愿意?”黎朔摟著他,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心也跟著沈了幾分。

笙蓮哭的時候,也像他乖巧安靜的性格一般,寂寞無聲的。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慢慢從黎朔的懷里抬起頭來,小聲的說:“我愿意。”

聽見這三個字,黎朔真是如釋重負,旋即又無奈笑道:“那你哭什麼!”

笙蓮怯怯的說:“剛剛我以為你會說你不要我了……”

────
好吧,笙蓮是個幸福的小奴隸,我是個親媽……
所以,打滾!
票票~給嘛給嘛~~




(11鮮幣)笙蓮(四十六)幸福的私奔啦~

“剛剛我以為你會說你不要我了……”

“你是這麼想的?”黎朔笑。
“嗯。”笙蓮說“我以為是。”

“可我沒有這麼想過。”
他只是想把接下來要去做的事情想好,然後才一起對笙蓮說個明白。

笙蓮聽了他的話,很快,心中的陰霾便全都消失不見。
先前還是一副沒精打采的樣子,這一刻卻忽然變得明朗快活起來。

當然,隨即又想起黎朔說要帶著他逃走的事情。
忽而著急害怕起來,左右看看,向窗子外面張望:“那、那趁著天沒亮,我們快快跑吧,萬一過一會兒他們來抓我回去,就走不成了!”

黎朔看他那副緊張的樣子,真是哭笑不得。
“沒關系,不用你來擔心這些。”

笙蓮憂心忡忡“可是,天很快就會亮的。”

“可是計算逃走,也還需要很多準備工作的。”黎朔說著,拿出手里的鑰匙來“比如,我們要先把你的項圈拿下來才行。”
黎朔說著,便去動手把笙蓮脖子上那個繁復的項圈拆下來,免得這上面追蹤器會暴露行蹤,日後給他們惹下麻煩。

其實,方才他說出想讓白麒幫忙的話來,為的就是這把鑰匙。

依照他自己目前在島上的職位權限,還沒有隨意去取鑰匙的資格。然而想不到白麒這個人,居然預料到了他的想法。
他話才說出了口,白麒那邊卻已經從口袋里拿出鑰匙,拋給了他。
“我就知道你會想這麼干。”當時白麒說“你愛走就走吧!總之,我今晚在別處忙的太累,很早就睡下了。所以,我是什麼都不知道的。萬一出了問題,你可也不要來找我,我是一概不承認的。”

黎朔想到此處,笑了笑,這次,無論如何他是要欠下許多人情的。
以後,只好有機會……再還了!


項圈取下來,笙蓮雙手捂住自己的脖子,忽然少了點東西,皮膚什麼的還真覺得有點奇怪。
“這樣就抓不到我了麼?”他對這個項圈的用處其實不是太了解,只知道大家都帶,所以他也必須要帶。
“短時間之內,應該是這樣。”黎朔說。
至於更多的事情,他還不能預料到。
管他的。

說著,他從沙發上站起身來,拉著他小奴隸回到樓上更衣間。
他給笙蓮找了一件自己的長外套披在身上,奴隸服都只有薄薄一層,海風吹起來會把他凍壞了。
然後他自己也把tiao-jiao師的制服脫掉,換了一身很平常時會的衣服。只把制服上的工作牌摘了下來,戴在身上,就像島上其他正在休假中的tiao-jiao師一樣。

這個時候,剛好他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接聽之後,只說了一聲:“知道了,多謝。”
然後就匆匆拉著笙蓮出了家門。

黎朔開著車子沒有帶笙蓮去港口,而是來到了一處停機坪。
這個時間,停機坪這里已經沒有什麼人回來,他們直接上了司空未剛剛暗地里幫忙準備好的私人飛機,出入境證件之類的東西一應俱全,方便他們以後的私奔生活。這麼短的時間虧他想得周全,并且手段了得,什麼都能弄得到。
連笙蓮的那一份都有準備。

“上去吧!小心點。”他拉著笙蓮,上了飛機。然後便知會駕駛員,可以起飛了。

笙蓮直到看著飛機升起來的時候,都還不是太敢相信。
他們……就這樣逃走了麼?
這麼簡單順利?!

他仰頭,看著黎朔,一切到了此刻,還讓他情不自禁覺得後怕。
他往黎朔懷里貼了帖,找點安全感。
他真的做夢也沒有想過,黎朔會愿意帶著他走,離開這個地方。

“主人,你真的決定要我麼?不會改變主意?”
“當然。”黎朔逗他“若是不要,我豈不是白給你做了那麼多頓飯,白喂你了?!”

哦……原來是這麼回事。
笙蓮恍然大悟。
於是他對黎朔說:“那你一直喂我吧,我永遠也不想離開你。”

*************

離開了翡翠島之後,飛機飛了很久才停下來。
之後黎朔租了一部車,又長途跋涉帶著笙蓮來到了一個很普通的大城市。
黎朔在這個地方似乎有朋友的樣子,他才剛剛停下車子,就有人迎上來,與他聊著。笙蓮坐在車子里,不知道他們說了些什麼,不過看見那人給了黎朔一把鑰匙。

之後,黎朔便帶著笙蓮進了個很漂亮的小區。上電梯到十一層,他用那把鑰匙打開了一扇門。
對笙蓮說:“我們暫時會住在這里一段時間。所以,就先把它當做家吧!”

笙蓮環顧整個屋子,空間不是太大,至少和黎朔在翡翠島的住處是絕對不能比的。但也廚衛俱全,兩個房間,一個很寬敞的大廳。陽臺上日光很足。看上去就會有暖暖的感覺。
屋子里面家具一應俱全,而且都是很新的,像是從來沒有住過人。
黎朔揉揉他頭發,讓他去簡單打掃一下,自己則到廚房里轉了一圈,拿著鑰匙去樓下超市買了些食材回來。
進門後,他問笙蓮:“想吃咖喱雞還是蘑菇打鹵面?”
這兩種都比較簡單好做,他印象力,笙蓮很喜歡吃蘑菇和雞肉。
笙蓮正拿著抹布在擦餐臺,想了想,開口說:“想吃咖喱。還想喝蘑菇湯。”

“好吧。”黎朔走進廚房,去給他做飯。
他的笙蓮現在已經學會點餐了。

……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離開了翡翠島的緣故,笙蓮的胃口比從前好很多,可以吃掉一大盤的咖喱飯。當然,飯後他也撐得難受,一動不動的在床上躺著。陽光一曬,身子暖洋洋的,沒過多久,就睡著了。

黎朔在他身上蓋了被子,然後在他睡覺的時候把剩下的掃除工作全都做完。

臥室的門敞開著,黎朔整理冰箱的時候,余光看見笙蓮把枕頭踢到了地板上,然後整條被子都纏在身上,於是走過去,幫他重新整理好。
卻聽見他在睡夢之中喃喃低語著。
黎朔好奇,湊近過去,聽他都說了寫什麼。
結果是:

“……蘑菇、蘑菇湯真好喝……”

不禁莞爾。
這真是個幸福的小家夥……


────
抓狂日更中……好吧,我看見又在催云綻了,今晚飄去寫~~
我是可憐的鬼鬼T T要把票票留給我!




(12鮮幣)笙蓮(四十七)最幸福的小奴

L城是一個北方的內陸城市,沒有海,不像翡翠島上常年有暖流經過即便冬天也不會冷,這里入秋以後,溫度降的很快,幾場雨過後,冬天就像是很快要來臨一般。
他們兩個才剛剛來到這個城市,一切都還不是太適應。
尤其是笙蓮。
他從沒有在這樣干燥寒冷的內陸城市居住過,黎朔很怕他會生病。
可是目前的一切對於笙蓮來說,卻都顯得很新鮮有趣。因為在他人生的十七八年中,也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自由自在的生活過。
t
“笙蓮,我們今天去逛街。”黎朔坐在沙發上翻看報紙雜志,里面剛好有一間大型百貨商場開張的熱鬧廣告,秋裝特賣,冬裝新品上市,從圖片上看,似乎不錯。
這給了黎朔一個提醒,他和笙蓮兩個人從島上出來,也沒有帶換洗的衣服,必須出去買。
還有笙蓮,雖然他不常出家門,但是身上那一套奴隸服,白衣白褲,料子也很薄,穿這個出門的話,看起來比較奇怪不說,實在也會把他凍感冒的。

更何況,他里面連條內褲都沒有……雖然在翡翠島上這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笙蓮此刻正趴在沙發上研究著黎朔的筆記電腦,對里面的小游戲非常感興趣。
聽見黎朔說話,便抬起頭,疑惑道:“逛街?”

“嗯……就是去百貨商場里買東西。有許多必需品要買。”
“哦。好的。”
笙蓮點了點頭。
對於所謂的必需品是什麼,他一點概念也沒有。
事實上他從來沒有自己逛街買過東西。
但是因為這是第一次出門逛街,所以他顯得很有精神。

考慮到笙蓮身上的衣服實在不適合出門,而且外面風也有些涼,所以黎朔仍舊讓他外面披著自己的那件長風衣,然後帶著笙蓮去上街購物。

商業中心距離他們住的地方不算太遠,計程車只坐了不到十分鍾。
一下車,笙蓮就被那種熱鬧的場面驚呆了……
購物街人流非常大,音樂放得震耳欲聾,步行街上處處擺滿的促銷品的臨時柜臺……
他不由自主去抓緊黎朔的衣服,這要是被擠丟了,他自己一定找不到家的。

黎朔拉著笙蓮穿過人流,直奔百貨商店的大樓里面。
這里要比外面好很多,至少沒有那麼嚇人的嘈雜聲。

黎朔帶著笙蓮先找到了一家品牌內衣專柜,幫自己和笙蓮一起挑選內褲和保暖內衣,笙蓮的身體尺寸他非常了解,所以挑這些東西很方便。
買好以後,便開始帶著笙蓮在男裝館里尋覓好看的衣服。

“笙蓮,那一件,你喜歡不喜歡?”
“嗯?”笙蓮順著黎朔目光看過去“哦,要去買嗎?”
“先去試試看。”黎朔發現,笙蓮對穿衣服似乎沒什麼感覺,所以只好幫他挑選。

他們走進那家店里,咨詢著店員小姐關於秋冬裝新品以及搭配的問題。
店員小姐見到他們,眼睛一亮,瞬間飛奔過來熱情介紹。
經過一番選擇,黎朔幫笙蓮挑了一條米色長褲,同款搭配的襯衣,還有一件短外套和一件長風衣,以及淺灰色的羊絨圍巾和帽子。

他說著,便把之前買的內衣褲遞給笙蓮,要他去更衣間里把所有的衣服全都換好。

笙蓮很聽話的抱住一大堆衣物進了那個帶鏡子的小房間。
店員小姐用紙杯裝來純凈水,黎朔坐在沙發上,一邊喝水一邊等著笙蓮出來。

等到更衣間的房門再度打開的時候,笙蓮悄悄探個頭出來,一雙漂亮的眼睛在尋找著他的主人。
黎朔起身走過去,只看見那探出的小腦袋上還戴著一頂淺灰色的羊絨帽子,半張臉圍在圍巾里,看上去漂亮極了。
但是笙蓮看到黎朔走過來的時候,卻吶吶的小聲對他說:“這個褲子,很緊。穿起來很不舒服啊……”

普通的衣服褲子自然不能與奴隸服那種寬松的款式相比,黎朔只好悄聲對他說:“只在外面穿這個,忍耐一會兒。回家就不穿了。”
說著,他把笙蓮從更衣間里拉出來,在聽到店員小姐“你弟弟好可愛啊!”的贊美聲之後,於是決定去付款刷卡了。

笙蓮對衣服沒有什麼太多要求,反正主人讓他穿什麼他就穿什麼。
他坐在服飾店等黎朔的空當,只看見了樓梯邊上擺放著的那一排投幣游戲機。
有的情侶兩個人在那里玩,有的則是媽媽帶著小孩子在那里玩。
只要投零錢硬幣進去,就可以玩一次。
游戲機是那種很普通的投幣進去之後,把娃娃從毛絨玩具堆里抓起來,一直拿到指定出口處放下,娃娃掉出,就算成功。
似乎很簡單。
可是笙蓮坐在那里看了很久卻沒有一個人成功拿到娃娃。
奇怪,他覺得那個看起來特別容易的啊……

這個時候,想起自己口袋里剛好放了幾個硬幣,是方才買內褲時候的找零,黎朔提著購物袋呢,所以讓他拿著零錢。
笙蓮越看越想玩,眼饞的很,於是張望一下,看黎朔還沒有回來,就湊近過去,仔細看別人怎麼投幣玩游戲,然後自己按捺不住也投了一枚硬幣常試一下……
十幾秒過去,他成功拿到一個毛絨的小熊。
一分鍾過去,他已經拿到了四五只毛絨玩具。一次都沒有失手。
真是又簡單又好玩啊!
笙蓮心里快樂的感慨著,渾然不覺自己已經引來了好多圍觀的人。

“哥哥,我把硬幣給你,你可不可以幫我把那個紅色的小雞抓出來?”有個梳辮子的小姑娘湊到笙蓮身邊,可愛兮兮的問他,“我已經試了好久可是都拿不到。”

“哦……”笙蓮側頭看著遠處,黎朔去收銀臺付款依然沒有回來,於是他欣然答應“好吧!”

……
因為百貨商店才剛剛開業,很多種促銷優惠活動,吸引了非常多的顧客,收銀臺也是很忙碌的排著長隊。
黎朔等了好半天才終於排到。結果等他拿著付款單回到原來的地方取衣服時,才發現笙蓮不見了。

他有點著急,左右看了一圈都沒看到人,詢問了方才買衣服時候的店員小姐,只見那姑娘伸手指了指不遠處樓梯口。
“他就在那里啊!”

黎朔一聽,這才朝著那個方向走了過去。
方才他只看見那里有很多人,此刻才發現,笙蓮居然就在那些人的中央,被包圍著。

一個穿著鵝黃色衣服的年輕姑娘正對他說:“排到我了排到我了!幫我拿那個,綠色的小烏龜!”
“好啊。”
笙蓮玩得正是渾然忘我,於是點了點頭,幾下辦到,一只草綠色的小烏龜到了那姑娘的手里。把她樂壞了“哈哈哈哈,你真是個天才,太厲害了。謝謝謝謝,我就要這個烏龜就好,這只小熊就做謝禮吧!”

就這樣,笙蓮幫很多人拿到了娃娃,最後他自己幾乎也被娃娃淹沒掉。

黎朔站在人群外看了幾分鍾,之後才走過去,到笙蓮身後,揉揉他頭發,輕聲說:“該走了,我們還有很多東西要買呢!”

“啊!”
忽然聽見黎朔的聲音,笙蓮頓時被嚇了一跳,急忙轉身,懷里的娃娃掉了一地……





上一篇:情人香水下
下一篇:小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龍椅】
發表于 2016-12-16 10:50:04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向樓主學習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沙發】
發表于 2018-7-24 08:28:16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珍愛生命,果斷回帖。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板凳】
發表于 2018-11-2 13:21:59 | 只看該作者
LZ帖子不給力,勉強給回復下吧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關閉

站長推薦上一條 /3 下一條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sm論壇|sm電影|sm|繩藝|SM論壇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SM論壇】專注于繩藝虐戀BDSM電影,SM小說,SM圖片,SM交友的綜合論壇網站

GMT+8, 2019-2-16 03:18 , Processed in 0.337266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网上五分彩是什么彩票